【生贺】说书人

 听君一曲唱离合,夜雨无归梦无回。

 

 

 

    我只身一人走在时光的长廊里,听着四方传来的意味不明的低唱,寻找着各种各样的色彩。

 

    世界不是唯一的,它们形形色色的生生灭灭,每时每刻都会有世界出现或者消失,像是漂亮的烟花,此起彼伏之后什么也没留下。

 

    我的使命并不难,虽然工序枯燥,但过程的美妙滋味却让我至今也没有停下脚步。

 

    我是一个说书人。

 

    听起来是个平凡的职业,但非常的有意思,我的工作是倾听他人的故事,然后用其他人的故事作为交换,而我也以讲故事为生,即使我就不需要吃东西也不需要睡眠。

 

 

 

    现在我也在认真履行我的工作职责。

 

    “所以你是一个说书人?”我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挑着眉问我,“我第一次听说说书人做交易。”

 

    我不以为意的给了她一个笑容,坦白说在我为数不多的年幼记忆里,我也同样认为说书人脑袋里就像装了很多个世界,这种想法直到我当上说书人为止。

 

    “那你是想要找我交换故事?”女孩子对我的身份接受得很快,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相信我的想法,这让我有些讶异。

 

    “你就不怕我是小偷吗?”忍到后来我忍不下去了,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女孩噗的一下笑出了声,脸上的表情怪异又扭曲,“你有见过穿风衣的小偷吗?”她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我的房间摆设一样也没动,你还乖乖的坐在我面前,我真的怀疑不起来诶。”

 

    想想也觉得她有道理,现在的我正坐在她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上,看着她毫无形象的盘着两条腿坐在床上。

 

    “但是你好歹是一个女孩子,能不能不要在一个男人面前这么没形象?”我还是忍不住想纠正她不正经的态度。

 

    坦白说去过那么多世界,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交换故事就遇见了这样的女孩子我实在是有些交谈不来,怎么说呢……就好像我才是房间里的那个女孩子,而她才是性别为男的存在。

 

    “好好好,我都还没介意你先介意起来了啊喂,我明明穿的长裤诶……”女孩不情不愿的调整了坐姿,她坐到床沿上,两腿交叠,像是谈判一样坐得正经起来。“现在行了吧?”

 

    “可以了。”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尴尬。

 

    “你到底来干啥的你,”女孩正经没一会就驼了背下来拿手托腮,“到底要不要交换故事了!不换滚蛋噢,我可是要准备去吃饭了!”

 

    怎么会有这么急性子的女孩子啊,我忍不住想叹气的心,还是不自觉的为她操起了心。

 

    “你想拿什么样的故事交换到什么样的故事?我这里有很多故事。”虽然我的目的是为了交换故事,但是我还是不希望用一个不合人心意的故事去交换。

 

    “我啊...”女孩苦恼的瘪嘴,然后抬头问我,“你什么故事都要吗?”

 

    我想了想,什么样的都要?那我不就成了垃圾收容所了?

 

    于是我认真的向她摇摇头。

 

    “有关于爱情的故事呢?”女孩看起来像是有些无奈。

 

    爱情故事倒是不错,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很多都喜欢听爱情故事,于是我点点头。

 

    她歪着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问我,“说书人!你去过一个以网球为主的世界吗?”

 

    “以网球为主的世界?”我一下子也想不起来,只能希望她多给一些提示,“那里的存在有什么特点吗?”

 

    “唔...”女孩皱着眉头寻思着用词,“那里几乎都是打网球的人,霓虹的中学生打网球还特别厉害。”

 

    我想了想,隐约有些印象,但是我似乎并不曾在那个世界交换过故事。

 

    “是有一个银色头发的男孩子绑着小辫子,然后经常和他的搭档互相模仿的那个世界吗?”我搜刮着为数不多的记忆去向她求证。

 

    噢对了,因为这只是一个故事,所以我会用字母代替所有的人名,即使这是我的自述也不例外,说书人并不能透露出太多东西的。

 

    “如果那个男孩子姓N而且他的搭档是紫色短发戴着眼镜的话那就是那个世界了!”女孩的眼睛亮起来,那像是溺水者看见了希望一样的视线,让我有些难以招架,我不得不移开视线。

 

    “啊啊~抱歉抱歉我有点激动了嘿嘿,”女孩看见我转头才惊觉自己的视线太炽热,讪讪笑着和我道了歉。

 

    “没事,……那个世界我确实去过,”我转回头后,确定了我去过那里,但还是有些疑惑她突如其来的问题,“不过你怎么突然问起那个世界?”

 

    “我就知道那个世界是真的存在的,哈哈,他存在就好了。”女孩的回答更像是在自言自语,“这个世界和我的故事有关系啊,我当然要问一问。”她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坦白说那么大的眼睛眯起来居然只有一条缝,也是很少见的事情。

 

    “这样子,那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我大概明了了她的意思。

 

    “你在那个世界有交换到故事吗?”她看起来心情非常的好。

 

    “没有,”我老实的摇头,“那个世界看起来并不是有很多故事的样子。”

 

    “那你还会去那个世界吗?我想听一个人的故事。”她的笑意热度稍退,但还是咧着嘴笑得虎牙都露出来。

 

    我沉默了一下,最后莫名的想起她之前那个期待的眼神,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你想听谁的故事,我去帮你换过来吧。”我起身想要先去那个世界交换故事,毕竟她现在的情绪有些激动了,我怕我感受不到更贴切的感情,故事最真实也最有价值的并不是情节和过程,而是感受过程里真真切切流露出来的感情。

 

    “不急不急,”她摇摇头,“我先把我的故事告诉你吧,你听完再去那个世界换故事,然后再来这里还给我就好了,我还想托你带点东西呢。”她的笑一直维持在脸上,可是却不像面具,看着也会莫名的让人觉得有想要跟着笑的想法。

 

    “那我尽量吧。”我不能确定她想要听的故事的拥有者会不会和我交换,她想要的太过明确,我没有办法给出保证。

 

    “你尽量就好啦~”她点点头,然后问我,“那你要怎么交换?我讲给你听?”

 

    我还是忍不住跟着她笑起来,虽然弧度并不大,“不是,你只要回忆着那个故事,我会亲眼看见的。”

 

    她的笑敛了一些,思考的神情明确的表现在脸上,“唔...是像读取记忆什么的吗?”即使是思考也并不是想要怀疑我的出发点,真的是非常的没戒心啊。

 

    “嗯,讲不一定能清楚。”履行工作职责比起纠正她的粗心大意更加重要,我还是尽职的先回答她。

 

    “这样子,好呗那就交给你了,我负责回想就好。”她又展了笑,依然一点戒备也没有。

 

    我点点头,走过去把手贴到她的额头上,一个光团就从她的额头飞出来悬在我的手心里。

 

    “这是你的故事回忆,我看完会再放回去的。”我郑重其事的和她解释。

 

    “只要别让我丢了它就好,哈哈。”她不甚在意的对我做出邀请的手势,允许我进入她的回忆。

 

 

 

    先姑且喊女孩为Q吧,另一个故事的主人公就叫K好了。

 

    Q是在小学知道那部动画片的,那个热气蒸腾的暑假里,她和母亲一起看完了那部动画。对的,那部动画就是她问我的那个世界。

 

    一直兴致勃勃看着的她在K出场的那瞬间像是过电一样坐直了,陪着她一起看的母亲注意到她的反应,有些疑惑的问她“怎么了吗?”

 

    “妈,他好帅。”Q把手放到她的母亲的腿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屏幕,“我找到我命中注定了。”

 

    “瞎说,”母亲看了她一眼,颇有些嫌弃的意味,“你才多大就命中注定了。”

 

    她也不在意,就是一直傻笑着,时不时的晃着母亲的手说‘他怎么那么好看’‘他好厉害诶’。

 

    母亲看着她的样子也只能无奈的叹着气,毕竟只是动画,她也就没有去制止Q的想法。

 

    在大人眼里,动画只是动画,和真实的差距太大,并不能让人有什么期待。

 

    而Q却一年又一年的对着屏幕上的K说着“我好喜欢你。”

 

 

    “生日快乐。”四月的这天,Q把一块抹茶蛋糕放到屏幕前,“用我最喜欢的蛋糕给你过生日可以吗?”

 

    那个笑容又天真又可爱,像是一朵开得正盛的花。

 

    “我知道你吃不到啦,但是还是要和你说生日快乐。”转眼她的笑容又消失了去,“今天是你生日,但是我还没有钱,所以就只给你一块生日蛋糕,多了也没有,哼!”小小的脸皱起来,鼻音也软糯,怎么看都更像是撒娇而不是生气。

 

 

 

    没有办法一直开着电脑,她便努力的去学画画,可是只画了几笔便苦恼的揉皱了手下的画纸,“丑死了丑死了,这个跟本不是他啊,我到底在画什么啊……”纸团揉了不知道多少个,哪怕画得越来越像也依然被她视为没有灵魂的“这个根本就不是他”。

 

 

 

 

    后来有一天,Q的一个朋友Y问她,“你画画不是很好吗?帮我画一个K好不好?”

 

    她皱着鼻子拍Y,“我根本画不出来,除了他,其他的都没关系,可是我就是画不出他!再说了!画得出来也不会给你的!这是我男人啊凭什么给你!哼!”

 

    Y好脾气的任她拍,一边安抚着她有些激动的情绪,“好好好你老公你老公。”

 

    她这才骄傲的一昂头,“那当然!我老公最帅了!”

 

 

 

    “今天我生日噢,这件裙子好看吗?~”她对着镜子转了个圈,然后问空气,像是那里站着K。

 

    “你说你最喜欢的女孩子会有洗发水的味道,所以我每天都洗得很干净噢,香香的。”她拉着裙角抖了抖,让裙子抖起一阵波浪。

 

    “我不知道毒草都有啥,我也想读那本书,我也想学毒草知识,你怎么都不教我?”她丧气的扔下裙角,一转身坐到床边。

 

    “我今天这么漂亮,你也不夸夸我……”她屈起双腿把脸埋进裙子的样子像一个团子,小小的,看起来在房间里有点孤独。

 

    一个女孩子的房间里没有玩具熊,也没有洋娃娃,甚至连一个抱枕也无,除了书和衣服以外,干干净净的,孤独的时候,竟只能依靠自言自语来度过。

 

 

    “今天又是你生日了啊。”戴着耳机的她已经长大了许多,只是自言自语的习惯像是改不掉了一样,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你一年一年的都是这么好看,过了几十年我就麻烦啦,”她叹了口气之后还是笑起来,像是刚刚浸过了黑咖啡,总觉得有一股浓浓的苦味散发而出,苦得人揪心。

 

 

    “我十六岁了呢,今天也在为了追上你努力呢,嘿,化学真的是超级讨人喜欢,不知道毒草会不会参与反应呢。”一如既往的,一个人演绎着两个人的故事,却让人觉得像是真的一样。

 

 

 

    “终于,终于,终于……我终于画出来了……”趴在桌子上为了一张铅笔画稿哭出了声的她看起来委屈又激动,笑容和眼泪混在一起狼狈不堪,“第一张,真的是第一张,你,我成功了诶……”

 

    激动得语无伦次的女孩是第一次见,平时即便是气急或难过也不见她有这样的反应。

 

 

    “下个月的我,就要十八岁了。”零零碎碎的回忆里,我的意识离开了那个光团,看见了坐在床沿的女孩,她就像刚刚那样托着腮,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和我说,“还有五天就是他的生日,这是我欠他的第九个生日了,想为他好好过一个生日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刚从故事里离开,情绪都有些难以掩饰的波动。

 

    我只能安抚性的摸摸她的发尾,“我会去找他的,但是我只能说我尽力。”

 

    她给了我一个笑容,一如回忆里的笑一样,有阳光和晴天的味道。“没关系,能让他收到我的生日祝福就好啦,故事你尽力就可以。”

 

    她起身从柜子里翻出一条宝蓝色的围巾装进礼物袋里递给我。“这条围巾是我之前为他生日准备的,虽然那会我也知道自己送不了,不过现在有了你帮忙真是太好了哈哈~”

 

    我无言的接过那个袋子,起身和她告别。

 

    话并不多,我想,对她来说也并不需要说太多。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我偷偷的用故事交换器留下了一个画面,就是那个她笑着对空气说“嘿少年,生日快乐”的画面。

 

    果然,说书人只要能听到一个故事,每天都像在过生日,那种让心脏又暖又酸的感觉,说着‘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也还是会再期待这种感觉的再次到来。

 

    那么,0414,祝你生日快乐。

 

 

 后面是一些自己的想法,如果看到这里并不想看下面的内容就关掉吧XD坦白说应该也没几个人会看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吧嘿嘿XD写得乱七八糟的又不知道在说什么,文笔也没有,画面也表达不来,乱乱的,就当是宝宝生日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自我牢骚好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都在说些什么呀,只是一想到你要生日了,我就忍不住,语无伦次是真的,为了一张画趴桌子上眼泪直流也是真的,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也是真的,里面什么都是真的,那个女孩子就是我啊,过得就像一个神经病。

    但是其实我也比谁都清楚我真的没办法让他知道我的心意,我所能做的就只有一遍一遍的说我喜欢他,每一次细细的想起来都会忍不住流眼泪,不知道是因为深夜人会更惆怅还是说只是单纯的感觉难受心痛。

    很矛盾的地方,但是我觉得大概我已经陷进去了吧,觉得谁也不能比他好,没有谁能比他更优秀,哪怕接下来的日子,很久以后的日子都是我一个人在承担,看见他我也觉得我不会感觉累不会想放弃,真的已经魔怔了,过了九年,我竟然也没能制止自己这种毫不现实的行为。

     嘿嘿XD真的是非常不靠谱的我啊

 

评论(2)
热度(4)

白石贤雨_泰格太太今天更新了吗

_(:з」∠)_ 爬坑霹雳 龙剑日月蝶月吞雪 全职(暂退)all叶all通吃√ 沉迷游戏不想码字 双生→@泰格Blau

© 白石贤雨_泰格太太今天更新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